法律熱線電話 18607121266(雷飛飛律師)

首页 >> 法律新聞 >>熱點案例 >> 武漢律師*預付式消費糾紛十大典型案例
详细内容

武漢律師*預付式消費糾紛十大典型案例

    武漢律師,案例一:預付卡消費有風險,辦理需謹慎
 
  【基本案情】
 
  李某到某公司先后辦理2張養生堂VIP卡,共支付16100元。其接受了7次服務,扣除相應款項后,2張卡內余額共13540元。由于在服務過程中被儀器燙傷背部,李某不愿意繼續接受公司的服務,并要求退還卡內余款,但該公司以2張卡均已開卡使用為由拒絕退款。李某遂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公司返還未消費余額13540元。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李某預先支付全部服務費用,某公司分批次向李某提供服務,雙方之間的消費模式屬于預付式消費。雙方辦卡時未簽訂書面協議,也沒有證據證實任何一方單方提出解除合同時應承擔何種責任,F李某已明確表示不愿再繼續接受公司提供的服務,應允許其作出解除服務合同的選擇。故判決公司返還李某剩余未消費的金額13540元。
 
  【法官說法】
 
  本案中,雖然李某與公司并未訂立書面協議,也未明確約定雙方的權利義務和解除合同后的法律后果,但雙方已經建立了預付式消費的服務合同法律關系,公司應向李某全面履行合同義務。李某在接受服務的過程中,被儀器燙傷,公司未能以足夠的勤勉和高度的注意謹慎行事,且雙方訂立的預付式消費服務合同具有一定的人身屬性及信任基礎的,當消費者主張解除合同時,應支持消費者解除合同的權利。
 
  案例二:合同目的不能實現的,消費者可提出解除
 
  【基本案情】
 
  唐某與某公司簽訂服務合同,內容包括資深紅娘指導、推薦候選人20人、約會安排不少于7人次等,費用共25800元。
 
  之后,公司安排了2位推薦對象與唐某約會。但唐某認為約會對象不是注冊會員,而是臨時安排的“托”,遂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解除服務合同并返還服務費25800元。公司認為不存在前期承諾與后期服務不一致的情況,況且合同已約定任何一方不可以單方面解除合同,因此拒絕退還合同款。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雙方簽訂的合同為婚戀服務合同,需要以雙方互相信任且愿意繼續履行為前提。唐某提出不信任公司提供的婚介服務,明確表示不愿意繼續履行,合同目的已不能實現。公司僅安排2人約會,未達約定的最低標準,應向唐某返還一定費用。唐某未能提供證據證實約會人員是“托”,其對合同未能履行亦存在過錯,也應承擔部分責任。故酌定公司返還唐某服務費用12000元。
 
  【法官說法】
 
  《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條規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隨時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給對方造成損失的,除不可歸責于該當事人的事由外,應當賠償損失!鄙姘阜⻊蘸贤哂腥松韺傩,當消費者不愿意接受相親服務時,合同目的已經不能實現,不應強制要求其繼續履行合同,即使在合同中約定任何一方不可以單方解除合同,也應允許消費者單方提出解除。關于返還服務款項的請求,法院會審查合同不能履行的原因,在考量雙方過錯程度的基礎上綜合認定各自應承擔的責任。
 
  案例三:虛假宣傳誘使消費者消費應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
 
  【基本案情】
 
  吳某與某公司簽訂了《健康母嬰護理中心服務合同》,約定公司為吳某提供母嬰護理,套餐項目包括每個房間均配備RGF空氣凈化設備、三甲醫院級別的感染管制的24小時嬰兒看護室等內容。公司宣傳冊中載明其擁有的專業設施包括“二十四小時緊急CALL鈴、國際防疫級別的RGF空氣凈化系統、醫用級別經皮黃疸儀”等,擁有的專家團隊包括“三甲級醫院產科、兒科醫師、臺灣名中醫師、婦幼保健主任醫師及資深營養師等重量級專業醫療護理團隊”等。
 
  合同履行過程中,公司將所有嬰兒放在一個嬰兒房照護,期間有包括吳某女兒在內的三名嬰兒患肺炎,吳某女兒住院治療共花費醫療費14245元。吳某訴請公司返還未履行期間的預收款及利息、賠償醫療費、支付因欺詐產生的三倍預付款賠償。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已按合同約定,在吳某房間配備RGF空氣凈化設備及嬰兒房達到三甲醫院級別的感染管制。反之,其將所有嬰兒放在一個嬰兒房照護,且未在其他嬰兒患病時采取有效的防護措施,增加了吳某女兒患病風險。公司已構成違約,應承擔向吳某返還未履行期間的預收款及利息、賠償醫療費。產婦和嬰兒健康管理、專業護理方面的內容屬于合同主要內容,公司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已按合同約定及宣傳手冊內容提供了專業設備和專家團隊,存在虛假宣傳。吳某因公司的虛假宣傳與公司簽訂合同,可認定公司構成欺詐,依法應承擔預付款的三倍賠償。
 
  【法官說法】
 
  預付式服務合同經營者應按合同約定提供服務,否則消費者可解除合同,并要求經營者返還尚未履行的期間的預收款及利息,造成消費者其他損失的,經營者還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消費者在選擇月子中心提供母嬰護理服務時,除了硬件設備外,可享有的醫療護理服務條件及完善的專業護理水平,也是其考慮的重要因素。本案中,某公司不僅未按照合同約定提供空氣凈化設備,且也未提供合同約定的“三甲級醫院產科、兒科醫生等護理團隊”,構成了虛假宣傳。經營者的虛假宣傳足以誘使消費者做出錯誤意思表示,可認定某公司構成了欺詐,應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五條規定,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
 
  案例四:公司結業致使合同不能履行的,消費者可要求退款并賠償損失
 
  【基本案情】
 
  陳某向某公司轉賬16500元,約定由該公司提供50課時私教健身服務。該公司向陳某提供10節私教課時服務后,因公司結業,雙方就剩余課程如何處理產生糾紛。公司主張雙方簽訂了《四人/小組課程契約書》,退款時應依約扣除30%違約金。陳某不確認簽過該契約書,經其委托鑒定,該契約書并非陳某親筆簽訂。后該公司結業,陳某要求退還剩余課時費用并支付鑒定費用。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雙方成立服務合同關系,均應按約履行。公司已結業,雙方對剩余課程退費問題溝通未果,陳某訴請公司退回剩余40課時費用13200元有理,予以支持。公司主張陳某在《四人/小組課程契約書》上簽字,退款時應扣除30%違約金,陳某委托鑒定部門進行筆跡鑒定,經鑒定該契約書不是陳某所簽。該鑒定與本案事實的認定有關聯性,鑒定費用屬于陳某處理本案糾紛遭受的損失,應由公司承擔。
 
  【法官說法】
 
  經營者結業導致預付式服務合同無法履行的,消費者有權解除服務合同,并要求經營者退回尚未消費的剩余費用。本案中,基于公司的原因,導致陳某無法再享受健身服務,對剩余的課時費用,公司應予以退還。同時,因公司主張根據協議書需扣除違約金,消費者對該主張予以否認,并在訴前委托鑒定機構對與案件事實有關聯的事項進行必要的鑒定,產生的合理費用可認定為消費者因處理糾紛產生的損失,應由經營者承擔。
 
  案例五:“課程開課,不予退款”約定無效
 
  【基本案情】
 
  劉某替女兒劉某苑(未滿18周歲)與公司簽訂《EAP課程客戶協議書》,課程800學時,共支付68000元。協議約定“該課程一旦開始上課,甲方有權不予退款”。上了318學時后,劉某苑因個人原因向公司提出長期請假。
 
  請假期間,劉某、劉某苑認為與公司簽訂的是半工半讀留學合同,但公司從未辦理出國留學事宜,是以留學為誘餌進行詐騙,故向法院起訴要求公司退還68000元。
 
  公司辯稱,雙方之間簽訂的是學術英語培訓合同,劉某、劉某苑在請假期間單方面要求解除合同的行為有失誠信。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協議中關于費用不予退還的條款,明顯加重了劉某、劉某苑的責任,應屬無效條款。協議書上是劉某本人簽名,其應當知道簽名確認的后果,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公司實施了欺詐,劉某、劉某苑以自身原因要求解除協議,屬于違約,應當承擔違約費用。因此,法院酌情認定劉某、劉某苑承擔違約費6800元,結合剩余482學時的情況,判決公司返還34170元。
 
  【法官說法】
 
  本案中,“課程開通,不予退款”是某公司為了重復使用,事先擬定、打印,以備和劉某或任何一個消費者簽訂合同時使用,且通常在簽訂合同時,雙方并未就該條款再進行協商,此系格式條款。對格式條款的效力,應按照合同法第四十條以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十六條的規定,判斷是否有效。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條規定“格式條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三條規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澤恩,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雙方在協議書中關于“課程開通,不予退款”的約定,使經營者處于無論服務是否到位都能獲得全部報酬的有利地位,明顯加重了一方責任,排除了另一方主要權利,未公平分配經營者與消費者的權利義務,為無效的格式條款,對經營者和消費者均不產生法律約束力。
 
  案例六:非因消費者個人原因解約且約定不明的,贈送金額可抵消費金額
 
  【基本案情】
 
  唐某在某公司經營的馬術俱樂部為女兒續報馬術培訓課程。之前結余971元,唐某又預存費用20000元,公司贈充8500元。唐某共消費4595元。
 
  該公司因政府通知關停原經營場地,培訓場地由番禺區轉移至花都區,馬術教練進行了更換。雙方就退款問題未能達成一致,公司主張按本金扣除實際消費金額計算,即退還16376元(20000元+971元-4595元);唐某主張按本金扣除消費金額的70%計算,即要求退還17754.5元(20000元+971元-4595元×70%)。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唐某訂立合同的目的是讓其女兒參加馬術培訓課程,需考慮兒童的安全、時間、場地設施、培訓教練等多種因素,F馬術培訓場地及馬術教練都發生了變化,影響了唐某合同目的實現,唐某有權提出解除合同,公司應退還預付款給唐某。雙方訂立合同時,實行充值贈送模式,但公司作為經營者,未向唐某明確說明贈送金額如何扣費及合同解除時消費金額如何計算等事宜,且唐某非因個人原因單方違約解除,唐某主張按充贈比例即70%計算消費金額,合法合理,故公司應退還17754.5元給唐某。
 
  【法官說法】
 
  因合同履行地點及方式客觀發生變化,影響消費者合同目的實現時,消費者有權提出解除合同,經營者應退還未消費的預付款給消費者。雙方未明確約定贈送金額如何扣費及合同解除時消費金額如何計算等事宜,且非因消費者個人原因解除合同的,可以按消費者主張的比例計算實際消費金額。
 
  案例七:消費者單方終止消費后的費用返還需考慮雙方過錯、投入成本等因素
 
  【基本案情】
 
  唐某在某公司經營的馬術俱樂部為女兒續報馬術培訓課程。之前結余971元,唐某又預存費用20000元,公司贈充8500元。唐某共消費4595元。
 
  該公司因政府通知關停原經營場地,培訓場地由番禺區轉移至花都區,馬術教練進行了更換。雙方就退款問題未能達成一致,公司主張按本金扣除實際消費金額計算,即退還16376元(20000元+971元-4595元);唐某主張按本金扣除消費金額的70%計算,即要求退還17754.5元(20000元+971元-4595元×70%)。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唐某訂立合同的目的是讓其女兒參加馬術培訓課程,需考慮兒童的安全、時間、場地設施、培訓教練等多種因素,F馬術培訓場地及馬術教練都發生了變化,影響了唐某合同目的實現,唐某有權提出解除合同,公司應退還預付款給唐某。雙方訂立合同時,實行充值贈送模式,但公司作為經營者,未向唐某明確說明贈送金額如何扣費及合同解除時消費金額如何計算等事宜,且唐某非因個人原因單方違約解除,唐某主張按充贈比例即70%計算消費金額,合法合理,故公司應退還17754.5元給唐某。
 
  【法官說法】
 
  因合同履行地點及方式客觀發生變化,影響消費者合同目的實現時,消費者有權提出解除合同,經營者應退還未消費的預付款給消費者。雙方未明確約定贈送金額如何扣費及合同解除時消費金額如何計算等事宜,且非因消費者個人原因解除合同的,可以按消費者主張的比例計算實際消費金額。
 
  案例八:不得以“擅自解約,概不退款”為由限制消費者的選擇權
 
  【基本案情】
 
  吳某與某公司簽訂《早教中心會員須知及合同》,約定若因吳某自身原因終止服務,公司概不退款?傉n時6個月,吳某共支付18900元。上了3個月課程后,吳某以公司未按規定配備安保人員和保健人員、在服務期間因頻繁更換老師導致照顧幼兒不周及招收自閉癥兒童為由解除合同,請求公司退還剩余學費并賠償損失。公司辯稱,吳某違反約定擅自解除合同,不同意退還學費并賠償損失。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雙方簽訂的格式合同關于概不退款的約定,加重了吳某的責任,屬于無效條款。涉案合同具有較強的人身屬性,不適宜強制吳某履行,吳某可要求解除合同。但吳某無充分證據證明其所主張的解除原因,其解除合同的行為構成違約,應承擔違約責任。法院酌情認定吳某承擔違約金5670元,結合吳某已上三個月課程的情況,判決公司向吳某退還3780元。
 
  【法官說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九條規定了,消費者享有自主選擇商品或者服務的權利。就本案而言,吳某作為消費者所享有的選擇權,不僅包括事先通過市場對比,選擇某公司進行早教服務,也包括在享受服務過程中,自愿選擇繼續接受服務或者不在某公司處接受早教服務。雙方簽訂的《早教中心會員須知及合同》中約定的“擅自解約,概不退款”的約定,限制了消費者的選擇權,應屬于無效約定。但吳某提出解約的理由缺乏證據支持,其也需承擔一定的責任。
 
  案例九:公司無力履約應承擔違約責任
 
  【基本案情】
 
  何某與公司簽訂《舞蹈報名協議》,約定公司為何某提供舞蹈課程服務,學習時間為不限課時,公司遷移辦理營業位置時由其他加盟店接受免費轉校學習。何某向公司支付了14908元。五個月后,公司告知何某,其準備撤出原經營地址。后公司成立清算組,決議解散、擬申請注銷。何某要求返還未履行期間的費用。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公司實際搬離原營業地址后,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存在其他加盟店或辦公地址供其繼續履行合同,且公司已成立清算組進行債權人公告,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有能力繼續履約,因此公司已無法繼續有效履行其合同義務,構成違約。何某要求公司退還未履行合同義務部分的費用,予以支持?紤]公司已向何某提供五個月的服務,且合同未明確約定履行期限,基于公平原則,法院酌定公司未履行合同義務部分占全部合同義務的40%,公司應退還5963元給何某。
 
  【法官說法】
 
  預付式服務合同經營者無法繼續有效履行其合同義務時,可認定為構成違約,消費者解除合同的,經營者應退還未履行合同義務部分的款項。合同約定服務期限為不定期的,法院可結合合同履行情況、雙方過錯程度,依據公平原則、誠實信用原則,確定經營者應退還的款項數額。
 
  案例十:疫情之下,共克時艱,系列案件調解結案
 
  【基本案情】
 
  李某等三人在某健身公司購買了兩位教練的私教課程。因兩位教練中途離職,經過協商更換了其他教練。但李某等三人認為新教練并不合適,上課水平及效果欠佳,遂與該健身公司協商退還剩余課程金額,未果,訴至法院。
 
  【裁判結果】
 
  經法院主持調解,雙方自愿達成調解協議,由某健身公司向李某等三人一次性支付部分款項。
 
  【法官說法】
 
  受理案件后,經辦法官了解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涉案健身公司經營困難,如完全按照健身協議約定,由該健身公司全部返還剩余課程費用,將可能導致該公司財務困難,難以維持正常經營發展,不利于復工復產,也難以保障李某等人的權益實現。在征得雙方同意后,承辦法官積極組織調解,最終法官的耐心引導下,雙方互利互讓,達成調解協議并執行到位,減輕了雙方當事人訴累,體現了法院在疫情防控常態化下充分發揮司法職能,為市場有序發展提供有力保障的擔當。


律師事務所辦公地址:武漢市武昌區傅家坡客運站對面、帝斯曼國際中心28-30A層,北京盈科(武漢)律師事務所。
聯系電話:18607121266(雷飛飛律師)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07121266
新浪微博
掃一掃關注微信
技术支持: 易成建站 | 管理登录
md大航海时代修改器 tron波场币跑路 澳洲幸运10最稳网页计划 北京11选5开奖5结果查询 3A棋牌 北单胜平负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快 金龙棋牌下载 世爵娱乐平台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排列3 重庆百变王牌投注平台 正在排球比分直播腾讯 ag电子竞技俱乐部十 麻将 真人游戏—官方网址 江苏e球彩任1奖金多少